近代大德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大德略传 / 近代大德 /
伟大的萨迦女性行者
作者:萨迦崔津法王 发布时间:2014-01-23 来源:转载

 

    萨迦传承创建至今,出现了无数的伟大的女性修行者,首先我们谈到的是杰尊玛·贡嘎滇佩宁玛,她诞生于三百年前,是金刚瑜伽女的传承上师之一,是诸多教派上师之师,亦是许多昆氏家族王嗣与堪布的老师。
    较近期的伟大女性上师,还有杰尊玛·丹增旺莫。她出身于圆满宫。她地位崇高,不但博学,且修习精进,她曾短暂游离康区,因康区离萨迦甚远,当她不辞千里而来传法,信众们感动万分,尤其是康区的萨迦信众,更是越发虔诚。
    在她驻锡期间,她曾前往德格弘法。当地官员为人不善,耽溺纵欲,喜好女色。当他听闻杰尊玛貌美年轻且拥有众多信徒,便希望一睹真颜。所以当杰尊玛接到信息,命其准备接见,她的随从立即心生恐惧,希望其上师尽速离开,唯恐杰尊玛遭遇不测。但杰尊玛却回绝了:“莫慌,照其原定计划,让他前来,一切将安然,勿惊勿慌。”于是两人便相约会面。
赴约那天官员迫不及待的进入杰尊玛的居室,献上哈达。只见他慌忙献上哈达,随即奔出室外,全身颤抖不已。官员的随从不解地询问:“长官何以如此惊慌?何以匆忙欲逃?昨日长官一心求见杰尊玛,而今却一心欲逃。发生何事?”此官员惊魂未定,回答:“此女相貌惊人!虽是人身,面容却是猪头獠牙!”说罢便仓皇逃逸。这一神妙化现,足以显示杰尊玛身为金刚瑜伽女的高深修为。
    还有一次,当杰尊玛旅居康区地区,一行人遭遇了强盗。他们负载行李的马匹全遭盗取,众人皆欲将马匹夺回。她却从容说:“且慢!无须如此。”之后,紧接着便修持玛哈嘎拉法会。倾刻间,黑犬乌鸦自四面八方而来,将强盗营地团团包围,十分诡异可怖。强盗们深感畏惧,立即将劫持之物,全数归还。
    关于杰尊玛·丹增旺莫的传说不胜枚举,因她证量极高,她是我祖父的根本上师之一,从她处我祖父接受不共道果、金刚瑜伽女与金刚曼灌顶等,一切教法皆受教于她,祖父总视其为金刚瑜伽女的真实示现。
    更近期的还有杰尊玛·佩玛听列。她是我祖父的姊妹,出生于一八七四年。我对一八七四年这年份印象特别深刻,因我翻阅祖父传记时,无意中发现杰尊玛·佩玛听列恰巧距我长子大宝金刚仁波切出生相差整整一百年。
她亦是位大行者,曾前往康区,易于杰尊玛·丹增旺莫行脚处短暂驻足,此处多为其他教派的寺院,萨迦寺院只零星可见。
杰尊玛曾在一间萨迦寺院传授灌顶,当其他寺院执事听闻此事,感到震怒。因当地规定,寺院不得私自举行灌顶,且他们深信,由女性授予灌顶极为不祥。他们因此派遣了两位吐前往此处(什么吐即僧兵—他们身形高大威严),当 吐到来,她正在寺院给予灌顶。他们从帘幕窥看,杰尊玛瞥见其踪迹,随即将宝瓶置于前方空中,整理袈裟,当她再度拿起宝瓶,这两位僧兵对杰尊玛能置宝瓶于空中,了知她是已证悟空性的圆满大上师,所以他们不但停止对她鞭击,而对其顶礼,且领受了杰尊玛的灌顶。
    再来谈到的是我的姨母杰尊玛·贡嘎滇佩宁玛。她并非昆氏族人,而是我父亲的首位妻子。因她未有子嗣,所以父亲必须再娶。父亲娶了其妹,也就是我的母亲,但我出生不久,母亲便辞世了。姨母将我视如己出,将我和姊妹俩,抚养长大。她也是一位杰出的行者,她夜间并不睡觉—顶多不过一、两小时。他从不躺卧,总是坐于禅定箱中,她是一位非常伟大的行者—曾圆满大礼拜六十万次,行百万次曼达拉供养,亦念诵两百万次上师瑜伽,正确的数字我并不清楚。此外,她更日夜修持成就法,姨母一生对我们慈爱若母。
    当然萨迦传承尚有许多伟大的女性行者,此文仅略做介绍,向其致敬,使大家能对这些杰出女性,有所认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