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大德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大德略传 / 现代大德 /
纽修堪仁波切蒋扬多杰略传
作者:未知 发布时间:2014-01-02 来源:转载

 

    我等之俱恩根本上师之相状,实难以诠述,但为表诠其义,仅由名称上来叙述的话,诸部总主、坛城之主,依其意愿,而由三地(地上、地下、空中)众生无量福德之力而示现。怙主圣纽修堪布蒋扬多杰的内、外、密传记,实在难以尽述,此处仅能由其大海般的外传中,以吉祥草撷取一滴来叙述。
  

    其家族系东藏康地德格的子孙,父母之种性血统皆极圆满,师于西元一九三二年藏历五月初十日诞生,若依上师密义总集传承的说法,这一天正好是莲师殊胜的诞生日。
  

    童稚之期(五岁),从捍巴上师蒋扬千巴他克座前学习写字及读诵,给借玛哈班智达座前舍发出家,约十二岁时谒见仁津蒋巴多杰上师,此上师是一位智慧通达的大成就者,也是现证大手印、大圆满双运之意的圣者,在圣者的特别关照眷顾下,首先完成五十万加行。而后师请求广受教法,尊者授于止观双运之瑜伽结合上“大手印”之法教。接着学习了大手印的专一、离戏、—味、无修等四瑜伽之位阶,及住、逸动、洞鉴三者等法,并依序通达了各部分之义。但是因为以前未曾听闻显密经论,对于发菩提心及心识、本觉智教法的理解有困难。将此情况禀报上师后,由上师加以说明(其因由),及暂时到一位寺庙堪布座前,练习诵念经仪及许多论的根本论及注疏,而成个中翘楚。
    而后又从益西嘉措大堪布、听列嘉措大堪布、扎西切令上师、班殿上师等处,学习阿里班禅之三律仪论 (别解脱戒、菩萨戒、密咒戒论)、寂天菩萨之《入菩萨行论》(配合阿底峡尊者的“修心七义”来学习)、怙主龙树菩萨的深观系统的《中观》等论,无著菩萨广行派要诀之论点、《现观庄严论》、《慈氏五论》、世亲的《阿毗达摩论》等等大论,并能背诵其根本论。而后,余诸一百零八函大藏经及印、藏圣哲所作之二百多函的义释论点作闻、思的学习;如此于十二年中精进用功,故于二十四岁时,成为无分别派的大堪布。
    在二五岁时,被拥立为噶陀多杰殿第七代堪布,登上金椅后接掌堪布之职位长约三年,而于浩瀚的显密论点、教派等皆善巧通达极为优秀。再者约由十八岁开始,也受到纽修堪布隆舵滇贝尼玛摄受,接受宁体灌顶及学习口诀心髓的“见、修、行、果”等、于“且切”、“妥噶”上建立坚定之钉。
    此外,又学习到遍知隆钦巴的法教,如《心髓四支》等灌顶及《七宝藏》、《三类休息》、《三类解脱》等,以及遍知吉美林巴的《功德藏》等诸多法门,并于此之义理详加通达。而后,听闻伟大口诀耳传之实修指导方面法门,昔日诸时,已有诸多士夫们依此法门,修成彩虹光身,此法门只有一一单传,未有公开传授的规矩。
    师由其根本上师处获得诸口诀后,即到无人寂静之山腹处及雪山群中,于一整年中修持拙火,其观修时所出现之徵兆如:四周及上方之雪皆完全融化之程度。其他,师于浓密深林之处所中,保任“详加体察轮涅”之行时,赤裸的亲证到如同昔日诸修行成就者们一样的三门无作宽坦松放之觉受。

    而后,为修持精深“觉”(施身法),师到尸陀林等诸可怕之地,一如昔日诸佛一般,持守着“禁行”之行道。其他的如无等噶举传承之“那诺六法”及尊贵萨迦传承之“轮涅无二”、无上续中“时轮”等本尊,悉如数获得其灌顶,并加以“近修”、“正修”,而得证兆出现。
    总之,彼依止于二十五位无分别派根本上师,并能娴熟通达八修持传承车,成为一位无分别派之尊贵大上士。这二十五位尊贵上师有:获得不共成就的殊圣十三位化身——噶陀给哲祖古、噶陀洽察祖古、贝玛姜辰祖古、蒋扬秋吉罗卓祖古、昂宗嘉色祖古、晁木格·阿柔祖古、格芒·宗巴祖古、晁木格·棍敦祖古、扎林卢·卡觉祖古、晁木格·卡觉祖古、隆舵·隆珠谢助滇贝尼玛祖古、依怙敦珠祖古、依怙顶果钦哲祖古;彻底贤正善良的七位大堪布——堪千西绕嘉措、堪千益西嘉措、堪千听列嘉措、堪千邬金滇进、色尔塔堪千阿朵、果洛堪千门色、堪千贡噶姜辰;修证彻底的五位善知识,上师渊滇嘉措、上师益西嘉措、上师班殿、上师扎西切令、上师格桑尼玛等。

    后来因缘变化,舍离家乡逃到印度,在印度时又遇见了莲师代理人依怙敦珠法王、文殊菩萨的化身顶果钦哲法王及真实之佛陀嘉华噶玛巴,得到了许多灌顶、口传、讲解。其后,上面这几位上师及其他如:珠旺贝玛诺布法王、泰锡度仁波切、萨迦法王等诸上师,均多次请师登座说法,但由于师之身体健康状况不佳,及对其他大希求、大欲望皆完全弃舍根除之故,因此喜住于无造作、实修之境,因而不参与世俗八法之事。

    就那些少数真正单纯、谦卑及如法实修之人们,师则不倦不诲的做各种详广开示指导、慈爱的照顾之。若有需要维护面子及需汲汲营求的眷属、学生、寺庙、僧众、随从、执事工作者、攀附者等皆舍弃。师不论在何处都独自一人自在安闲,有时穿着修行人的红色衣服,有时穿着普通之黄衣,(如同昔日之持明、成就之仙人般)毫不造作,自然宽坦而住,食物也只随所取得而食,一切财物、食物受用悉不聚集,皆用来施给死者、活人、用来建寺、塑佛、供灯等,上供三宝、下施贫乞,没有一丝一毫的浪费,如此时而在首都、城市中,如托钵的乞示般而行,时而向狮子所托之宝座,呈现金银之曼达,并给予许多上师、转世化身及僧众们灌顶、口传、讲解等,是为断舍轮回之缠缚及贪执,而自然步入佛子之行为大业,这些是多数凡夫所无法揣测的。
    于此具有大上士相好特徽之师,任何人只要亲身谒见,就能平息痛苦之病,并生起喜乐、善根、菩提心等,不可思议的事会出现。师尊者之佛行事业扩及美国、法国、意大利、伦敦、德国、加拿大、欧美各国、及其他东方、南方的许多国都,如印尼、尼泊尔、不丹、西藏、大陆、香港、台湾等诸多国家,造就了无数具有信心之佛弟子。
    有关个别上师传承系统及彼等之传记,上师纽修堪尊者著有《蓝宝石》(自性天成大圆满法持明传承源流·奇异摩尼宝蓝琉璃宝珠),这样的上下两册有点厚的传记,另外亦著有向传承上师一一来做祈祷的祈请诵,以及实修要诀歌集(此乃纽修堪仁波切成就解开喉语之脉结,而写出的各种型态的语录)等等。以上所述仅为外传中之微尘而已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