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大德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大德略传 / 现代大德 /
第八世噶千仁波切简传
作者:未知 发布时间:2014-07-03 来源:转载


 
具德噶千仁波切长寿祈请无死甘露善流

无有变异大乐之法身
无遮种种自力受用圆
无缘大悲戏舞幻化身
无分三身救者护我等
白莲中央圆满十六支
皎白秋月手持乌巴拉
救度八难三时胜者母
如意转轮祈赐无死寿
圣境之处阿雅提婆名
多康地区应化噶种性
世间怙主心子却丁巴
具德噶千长寿住百劫
三宝法教严饰圆满月
虽然神圣高挂东山肩
凉光流注低地护白莲
利他明月噶千寿永固
衣食名三托付风大种
身着智德善三实修铠
三种等持坚固如深海
了义明灯噶千寿永固
于此浊世胜教衰微际
以如威力金刚禁戒行
无偏法教重担我责任
教法旭日噶千寿永固
具足加持上师之三密
魔祟断障虽无入侵时
然以随顺缘起之道理
如意宝珠祈请此稀有
三宝三本大悲谛实力
玛哈嘎拉法度母威力
我此净心愿望真实语
祈请如语无碍自然成

    此处八句祈请文乃节录于原三十二句祈请文。原祈请文乃依罗隆迦寺之噶玛卓度、竹森及其他僧众之祈请,胜者直贡巴名号所加持,贡秋丹增昆桑赤列伦珠(第三十七世直贡噶举法王),于第十七胜生水猴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祝祷于修座之际。善哉,善哉。(汉译张福成老师,译于2002年11月,台北)


「快乐源自爱,痛苦源自我执。」  ——噶千仁波切


第八世噶千仁波切简传

    他年已古稀,名震中外,无数次从轮回中穿越回来。无论你是亿万富翁还是一介平民他都会对你无微不至发至内心的慈悲充满。在一个五天每天12小时六百余人的修行聚会中不曾停歇地实修实念,就连和大众一起用餐时他手中的转经轮也未曾停顿。他给予每个人平等的加持祝福,他就是现实中的菩萨噶千仁波切。
    在混乱的文革时期,噶千仁波切被囚入狱,他的盛年青春就这样秏失在牢狱里。然而在出狱之后,他展露出极高证量的大师风范,就像是做了20年的隐密修行一般。
    他的上师,伟大的堪布梦色仁波切对其深广的成就,深感讶异。并赞叹他实乃「再世菩萨」,一位为了他人利益而完全奉献出自己生命的勇士。当你了知他的一生;并领受他的慈辉,你就会深深地明白他确实是一位伟大无比的圣者。
    噶千仁波切以其无比的慈爱、无尽的大悲及透澈无碍的智慧而闻名,并受到众佛教及非佛教徒的敬仰和爱戴。为了能利益更多的弟子,七十高龄的他,依然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毫无歇息地往来于世界各佛法中心,传授教法并推动各项利益世界的慈善计划。
    噶千仁波切乃藏传佛敎直贡噶举派重要的仁波切。无量劫前,直贡觉巴吉天颂恭为转轮圣王,有千位王子。后来弃离王位,登解脱果,佛号龙系灯如来。噶千仁波切即为其最小的王子。龙系灯如来授记,千位王子将为贤劫千佛,而最小的王子——噶千仁波切的先世,会是贤劫最后一佛。在印度,噶千仁波切是弘扬释迦牟尼佛法敎龙树菩萨的弟子提婆菩萨。在西藏,他是松赞干布的大臣禄东赞——噶尔·东赞域松;以及米拉日巴的心子惹琼巴。

噶千仁波切转世源起—噶当巴‧秋丁巴
     藏传佛教直贡噶举派三大活佛,是指历史上,当直贡法王的转世灵童尚未寻获或年幼时,有资格担任摄政法王的噶千、洛千与尼宗赤千三大仁波切,如果加上现任直贡法王幼年的摄政——赤扎仁波切,就成为直贡噶举四大活佛。
    噶千仁波切其转世传承始于直贡噶举第一任法王直贡觉巴吉天颂恭的弟子噶当巴‧秋丁巴。
    噶当巴‧秋丁巴生于1180年,乃龙树弟子提婆菩萨之化身。出生时即能扶杖而诵六字大明咒,其母惊异,害怕与人言其事。年轻时,听说觉惹家族大成就者觉巴吉天颂恭的种种殊胜功德与成就,便启程前往直贡,途中遭遇洪水而溺,情急大呼:「觉惹!觉惹!」遂浮于岸边得救。后见觉巴吉天颂恭,觉巴吉天颂恭言:「我子,汝遇溺时是否呼我?」噶当巴‧秋丁巴言:「是!」遂留于上师身旁,领受了许多教法,精进修持,不数年便臻至完美证悟,得究竟成就。成为觉巴吉天颂恭座下噶、纽、秋孙三位重要的大成就弟子之一。
    噶当巴‧秋丁巴以不同机缘中所显现的种种神通,及通过甚深的教法,引导无数众生登上佛法正道。之后,许多弟子开始追随他,他认为时机依然太早,便驱散这些弟子。他于直贡建立了龙秀达秋丁寺之后,大批出家人便群聚于彼。他遂又离去,继而建立了普恭仁钦林寺。

后继之各代转世
    噶当巴‧秋丁巴之后的每位转世,自第一世噶‧丹增‧彭措至当今第八世噶‧恭秋‧涅敦‧滇贝‧尼玛‧确吉‧巴桑杰,皆与历代直贡法王互为师徒,并为历代囊谦王之最高宫廷上师。自噶‧登巴‧江琛开始成为两位直贡法王之摄政,并以其所具之权位,利益所有众生。历代噶千仁波切皆以修持旧译派伏藏与新译派胜乐轮金刚及白度母等法要得到殊胜成就而著称。其中一位转世——噶‧却纪‧尼玛持诵超过一千三百万胜乐金刚之咒语并成为一位大成就者,他能显现各种大神通,诸如除疾,止阀,消饥等等。特别是上一世第七世噶千仁波切,曾亲见白度母并得其教授,并写下白度母极近传承的不共心要仪轨及观修口传。

当代第八世噶千仁波切
    第八世噶千仁波切于1937年出生在青海省囊谦康区。当年,囊谦王负起找寻他的宫廷上师——第七世噶‧琛列‧永嘉转世之重责。由第三十四直贡法王喜威‧罗卓认证。七岁时被带到罗米亚寺,受到僧衣及其他法会供品之供养。当他指着直贡传承祖师觉巴吉天颂恭的佛像并说:「他是我的上师」时,让所有在场之人对他是真实无误噶当巴‧秋丁巴的转世产生了坚定的信心。
    在大成就者七美‧多杰的指导下,噶千仁波切受到包括【佛子行三十七颂】等诸多教授。自洛‧轮嘎寺之洛‧图登‧宁波仁波切、甘琼仁波切、第七世洛赤千仁波切、第六世洛钟楚仁波切、第八世噶南卓仁波切等大师处,多次领受大手印、那洛六法等全部直贡噶举与旧译派教法之灌顶与口诀教授。十九岁闭关修持大印五支与普巴金刚法圆满。

奉献一生、谋他人福
    随即因时局变化,噶千仁波切被囚入狱近二十年。在狱中,遇宁玛派大圆满卓越成就者噶陀寺大堪布昂琼仁波切之亲传心子大堪布梦色仁波切。自堪布梦色处,得大圆满教授并秘密进行实修,从未中断。于牢狱大饥荒期间,饿死者不计其数,噶千仁波切不忍狱友惨受饥苦,将自己些微的配粮全数分于他人。在艰苦的劳动改造中,长达一周全无进食,干部发现后深受感动,强迫灌食救回一命。一日于烈日下劳动,见蚂蚁辛勤工作,体悟众生皆苦,人身难得,遂更为奋力精进修行,夜不倒单。伟大的堪布梦色不仅对噶千仁波切深广的成就备感惊讶,更赞叹他实乃「活菩萨再世」,是一位真正为了他人利益而完全奉献出自己生命的勇士。
    劳改期间虽饱受折磨,噶千仁波切毫无怨恨,反倒常言:「汉人对我恩德浩大,如果没有汉人,没有困顿危厄,那我只是个充满嫉妒与烦恼的粗鄙者,而无法精进于襌修。」尽管他二十年的青春在艰苦不堪的牢狱里度过,以他那与菩萨等同、宽广无量的悲怀,出狱之后,却展露出一位真实成就大师伟大的证悟与风范。

日日夜夜、有求必应
    一九八零年代,改革开放后,青海地区不见、不闻佛法,教法濒临绝灭。他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亲手土塑四尊佛像,种下未来弘扬佛教的种子;面对一切荒芜,仁波切不畏各种辛劳困顿,毅然肩负起修建东藏青海地区所有直贡噶举寺庙的重责。同时,不分教派地将传承之甚深教法倾囊相授;目前青海地区直贡噶举派转世活佛,几乎都是当年噶千仁波切徒步数日,爬山涉水四处所寻获,由噶千仁波切主持升座并给于教导。
    一直以来,仁波切都将所得之供养,一介不取,全数交给寺院,从不用于己身。其他寺庙向他请求布施,皆慨然应允。于此期间,在噶千仁波切不断地辛勤努力之下,除了位于青海囊谦的主寺噶尔寺及尼寺外,另有二十四间寺庙经其协助亦陆续完成。世间的一切,仁波切皆用于利益众生之上,丝毫不为自己;他的袈裟、杯皿、用具,弟子想为之更新,他皆回答可用即可。常年跟随仁波切的喇嘛布尼玛提到噶千仁波切之大悲喜舍时言:「仁波切自己身无一物,随身携带一小布包,一木钵及手刻佛像、经文。过去在青海地区寒冷用木钵吃饭是避免结成冰,木钵也是释迦牟尼佛出家的传承象征,所以木钵随身携带,除此之外噶千仁波切皆做布施。」
    不分地位阶级及年龄性别,噶千仁波切皆谦和恭谨、平等深切地关爱着所有的人。不论贵贱平凡、修行与否,他皆直视每位众生内在之佛性,以密教成就者与成就者之间的抱头相印盛礼尊重之。仁波切从不辜负弟子们及其他人对他的期望。他天生自然地处处为他人利益而行事,有求必应;有苦有病者,应声即到。有人往生,只要请求,不分昼夜、烈日大雪立刻前往为人度亡,如果丧家穷苦,甚至自行携带油灯供品。仁波切常对侍者们说:「你们侍者必需了解,要来见我的人都是真的有事,对我有信心。你们一定要以真心相待,毫不考虑地给予口头与实质上的说明。不管任何时候,我都准备好随时见客。如果你们觉得太累太烦,可以让他们直接来见就好。」由于日夜造访之信众实在太多,寺院只好每周轮替侍者。

观音再世,度母侧伴
    噶千仁波切利益众生的大悲神奇故事不胜枚举,所有弟子都视他如母般地依靠。随侍仁波切多年的喇嘛阿宝说:「藏民视噶千仁波切为真实的观世音菩萨。在藏地时,一年至少有一、二万人向噶千仁波切祈请灌顶、加持。只要有人需要他,就算没人敢去的地方,甚至是连路都没有的地方,他都去。」
    一次,青海某处牧场雪灾疫荒频传,没有人愿意前往,藏民恳求他救助无辜的百姓和牛羊,他毅然到疫区修法火供平息灾情。
青海地区畜牧维生,水草地乃藏民之衣食父母。有一处肥美草地,年年雷电打死许多牧人与畜生,成为一处鬼地。大家苦无对策,噶千仁波切听之不忍,遂带两名弟子出发该地,扎营修法。彼时闪电大作,令一旁侍者心生颤栗。噶千仁波切以大悲天铁消障,往后此处再无大闪电害人。
    1985年夏天,黄河河水暴涨,青海玉树州安庆县北扎乡两个生产队出动人力,避免堤防崩塌。不料,状似大房的巨石掉落,压死了8人,堤防将于半小时内被冲毁。噶千仁波切及时赶到修法祈请,暴涨河水立刻变成小溪,保住堤防内成千百姓之性命。
又一次,他步行去探望80岁老母,途中遇见洪水夹袭,布尼玛劝他回头。他心系乡民安危,不愿打道回府,就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口中念咒,向石头吹口气,再将石子丢向水中,洪水立退。
    某回,仁波切在青海重山中闭关,此处地势陡峭,离山下路程约两小时。噶千仁波切于一处山巅上禅坐,夜不留神,一个打盹身往断崖下坠。危急时,他心中持念度母祈请文,随即身体坐姿直落一小平台上,面积约板凳宽。由于天色太暗,无法辩识身处何地,他又继续禅修。第二天一早,弟子不见仁波切踪影,立即派人搜寻,由于断崖无路可走,全以绳索攀岩而下,吓然发现他端坐在一突出处修行,丝毫没有历劫之状。参与搜寻的喇嘛齐称:「太神奇!噶千仁波切有飞行神功。」仁波切解释说:「惭愧!我是不精进修行才掉落山崖,绝非有神功。」
    噶千仁波切把这些事迹全归于度母的护持,他说:「观世音菩萨于无量劫前,曾发下誓愿,要将一切众生由轮回中度得解脱;唯无始劫来,众生难以度尽,其数一如往昔,便留下悲心泪水。由此泪水化现度母,度母遂向观世音菩萨云:『勿惧众生度不尽,吾等亦会护持汝。众生虽无量,我愿亦无量。』」因此我们时时以度母护持,就可生出信心,凡事都可迎刃而解。他不认为这些是神迹,而是一步一脚印之修行所感,众生只要肯发心皆能成就。

传承加持、续流不断
    1988年,无以伦比的殊胜导师、吉祥直贡噶举修持金刚阿阇黎、第三十五任赤奔禅王、三具大金刚持比丘、格龙仁波切尊者——巴琼仁波切,以88岁高龄于直贡替寺,显现欲辞世之相。正值噶千仁波切去见母亲,途中一位不知从何而来的陌生人送来了「格龙仁波切尊者请你立刻去直贡替」之口信,噶千仁波切立刻转头来到直贡替寺,尊者见之大喜并给于亲传。后不久尊者圆寂,噶千仁波切与其他大德主持茶毗。尊者圆寂后,噶千仁波切于定中光明见尊者叮嘱,担负起延续直贡法脉持有者之重责,传递教法。于是,噶千仁波切片刻不留,立刻前往加德满都参见直贡第三十七任法王澈赞仁波切。
    法王自噶千仁波切处获得祖师觉巴吉天颂恭所有的教法及口传。尽管过去法王已经得过所有的教法;然而,法王于自传中提到:直贡传承的不共加持,只能从这位传承中最重要的转世上师之一——噶千仁波切处得到。法王并亲自为噶千仁波切撰写长寿祈请文,视噶千仁波切为大手印修持上的根本上师。
    噶千仁波切为此末法时代里,具足实修证悟的真正伟大成就者。仁波切口出之教法,字字句句皆出于实证经验;故其法教能够简扼有力,直契人心。他对修行人的口传言教,能当下助长其悲智觉受及了悟;他给酗酒、抽烟、赌博及从事其他非善行人们的忠告,都能有效地说明他们改正恶习。噶千仁波切不仅于直贡噶举传承中地位崇高;更以无比的慈爱、无尽的大悲及透澈无碍的智慧,受到全世界无论佛教及非佛教徒的敬仰和爱戴。

不停不歇、念念众生
    1997年离开青海到世界各地弘法,弟子遍及欧亚、美加、南美、纽澳及俄国。七十高龄的他,依然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毫无歇息地往来于世界五大洲,包括美国、德国、丹麦、西班牙、乌克兰、以色列、台湾、日本、新加坡、纽西兰等各佛法中心,传授教法、主持闭关,并推动各项慈善计划。
    2004年七月,在各国弟子央求随行之下返回青海。在消息没有公开,当地严格法令不能集会的状况下,青海西宁,竟自动聚集了当地前所未见,无数相迎的车队及上万的信众。机场迎接人潮密如沙丁,人人手挥哈达,整座机场犹如白云密布;不论是下榻旅馆、路经之处都被深爱仁波切的人们所围绕。返回青海囊谦噶尔寺的沿途三千公里,信众自各不远千里、不约而同前来。马队、摩托车队及大卡车上满坐的信众们前后随行;延途亦布满迎接之信众,许多人扎营多日,口诵莲花生大士心咒,等待着他们日日翘首盼望的观音菩萨——噶千仁波切的回乡;等待着献上对他的信心、崇敬与爱戴;并期待能再次得到这位活菩萨的大悲加持。
    大成就者竹旺仁波切赞叹噶千仁波切对吾等众生不可思议之大慈悲,并直赞噶千仁波切就是「佛」。然仁波切总言道:「我所解行的一切,皆依据【佛子三十七颂】,从十三岁第一次研读迄今,此典藉给予我何以快乐、何以痛苦、如何解脱轮回等的一切解答;因此我鼓励并恳请大家每天至少拜读一次。」他告诉弟子:「将来我舍报后,弟子勿伤悲,【佛子行三十七颂】就是我,代表我之身、语、意,这中间没有任何差别。若你行此,即知我与你长相左右、不曾远离。」
    尽其一生,噶千仁波切以金刚般的毅力,于身、口、意三门彻底实践佛陀之菩提心法。在此道德混乱的世代,他让我们相信圣人不只是书中传奇;佛教之慈悲与智慧完全可以付诸实行。他鼓起我们对生命的勇气,并生起对平等大悲的信心。他对世人展现了佛菩萨真实圣者的自在风采,原来是单纯的平实、亲和与慈爱。
    一件短衫,一条布包,近年来多了一根拐杖,噶千仁波切抱着年轻时于牢狱中所留下的陈伤,依然不停不歇地转着手上的经轮;刺疼的双眼和双腿,完全不能阻碍他不停歇地飞旅世界,以满足各地不断的传法请求。当一天紧凑的传法、灌顶、会晤结束后,天尚未亮起,数十年如一日地,仁波切已如白莲绽放般坐起。一如黑夜明月,对一切众生散发出温暖的慈悲和无可言喻的感动;悲智心光,朗朗清澈,照亮无明之暗,度脱浊世之苦。他是无尽轮回的真实依怙,日日夜夜,永不疲惫地守护众生走向究竟之安乐。

    本传乃依噶千仁波切弟子恭秋都嘎、阿宝喇嘛及布尼玛喇嘛所作仁波切之简传为主体,并自尊者巴琼仁波切中文简传、第三十七任直贡澈赞法王英文传记中截取有关仁波切之记述等等汇编而成。任何过失,恳请上师宽恕。愿一切众生证得上师之大悲菩提心。 2011年10月,三宝弟子仁千尊珠拉姆恭录。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