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死的幻觉》

佐钦白玛格桑法王 著

第六章 内在的寂静甘露

第六章 内在的寂静甘露

作者:佐钦白玛格桑法王 发布时间:2014-03-23 来源:转载

    我们常说的甘露,是指既能治病又能救命的一种良药。甘露是天界众神靠前世福业得来的可延长寿命的圣物。我们把微妙佛法比喻为甘露,是因为佛法能医治并除灭轮回的痛苦。我们的这个由外四大和合而成的血肉蕴身,当四大不调的时候就会产生疾病。生病和饥渴寒暑都是外在的痛苦,对于外在的各种痛苦,我们可以采用生化药物和改善衣食等外在的方法来解除。
  
  所有痛苦的根源是我们心中的无明烦恼,要治灭这个无明烦恼顽症,只能依靠寂静的佛法良药。到目前为止,除了佛法妙药,我们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能够对治烦恼顽症的良方。佛法可以令我们从烦恼痛苦中解脱出来,让我们最终得到恒久不变的极乐果位。佛法就像除病免死的甘露圣药,所以,我们称佛法为医治内在心病的甘露。
  
  所有堕入三界轮回世界的众生,是以俱生无明为直接前因,以遍计所执为间接条件,在迷妄的控制下来到世间的。我们都被三苦缠绕,这和落入黑暗的牢狱没有什么两样。我们正在遭受烦恼病痛的折磨,处境非常悲凉。微妙殊胜的佛法是我们脱离苦狱灾难的最好办法,她寂静温和的特性可以除灭内心烦躁不安的疾患,她和治病效果最好的良药妙方没有任何差别。
  
  贪欲、嗔恚、愚痴、轻慢、嫉妒等烦恼如毒一般,是所有痛苦的根源。我们不能被烦恼毒根所控制,我们常说:「拥有自由是快乐,受人控制是痛苦。」这句话不仅可以形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可以比喻心与烦恼之间的关系。如果我们的心被烦恼控制,那么我们不仅要受往生的痛苦,而且还要受尽此生的各种痛苦。
  
  心被贪欲控制时,我们将会偷抢他人的财物、挪用公款或贪污受贿等,这样做的结果不仅这一生要受到法律的严惩,而且往生还要遭受业报的痛苦。欲望过度而做出邪淫等不合天理人情的坏事,不仅会招来身心上的负担和痛苦,而且因此负伤送命者也为数不少。破戒常会危害人的身体健康,使人失去外表的光彩,甚至有人因此染上哮喘病而死亡。
  
  心被嗔恚控制时,我们将会不顾一切地咒骂别人,伤害别人的心,并且无故挑起争端。如果一个人因一时的愤怒而与他人打架,或是动手杀伤他人,最后自己和对方都会成为受害者,结果只能是让人后悔莫及。气愤还会使人患心脏病等疾病,在恶意伤害他人的同时也严重地伤害了自己,所以,骂别人一句和刺自己一刀并没有什么两样。一个病人一年精心治疗的效果,可以在一时的气愤中消失殆尽。
  
  心被愚痴控制时,我们将会不知道善恶取舍,活像一个畜生,只知道吃、喝、玩、睡,在不明是非、无所事事中虚度一生。其结果是既枉费此生,又耽误往生,并且会引来众多轮回痛苦。
  
  心被轻慢控制时,我们将会诋毁和侮辱别人,最终除自己以外周围全是敌人。轻慢是敌多友少的根源,会引来众叛亲离的悲苦。过度自以为是会造成无法忍受小挫折,遭受非比寻常的大痛苦。轻慢得意会使我们失去很多的快乐时光,令我们永远在过分满足虚荣和刻意强求自尊中痛苦挣扎。
  
  心被嫉妒控制时,我们将会当面或背后辱骂他人,处处与人比高低,时时和别人过不去,其结果便是自取报应。诋毁别人会导致别人诋毁自己,辱骂别人同样会招来别人的辱骂。这种因果报应的自然法则就像照镜子,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又脏又黑,我们不能责怪镜子,只能怪自己太不爱干净。充满嫉妒心的人,不会有快乐和幸福的时光,他心里的痛苦,无法用任何药物和创造好的生活享受来除灭掉。
  
  心被悭吝控制时,拥有金山银山也不会感到满足。我们西藏人常说「悭吝之人常贫穷。」过度贪婪造成的吝啬,会令人过分地节衣缩食,永远要过艰辛困苦的生活。吝啬的人永远受苦受累于积攒财产和保护财产,人生的美好时光都浪费在积财守财之上,这种人是现实生活中活生生的饿鬼。吝啬之人死亡的时候,将空手赤裸裸地进入往生世界,辛苦一生所积攒的财物一分都带不走,能够带走的修法善业也少得可怜。吝啬之人的一生没有快乐和幸福,他们白天忙忙碌碌,夜晚也很少能够安宁。为了积财守财,他们的身心每时每刻都在承受没完没了的痛苦。
  
  从无始轮回伴随而来的妄念烦恼,已经习以为常地成了我们三界有情生活的一部分,我们要马上把这个烦恼除掉是很难做到的。但是,我们能够在产生大烦恼的当下,心灵不受其影响,并且找出消灭所生大烦恼的方便计策,这就是微妙对治法,我们把消灭烦恼的对治法称作甘露良药。医治身体疾病的良药妙方,可以在世界各地的医院里找得到,但是医治内心烦恼的良药妙方,只能求助于上面所说的对治方法。可以肯定地说,就是最好的医生也没法解除任何人的内心烦恼。
  
  所有的过患和祸害都是烦恼直接造成的,烦恼既招来了往生的所有痛苦,也是造成这一生所有苦恼的罪魁祸首。就算有些人不承认往生的存在,但面对这一生的现实问题和为了保护倍加珍爱的自身,我们也应该控制和减少上述烦恼。如果任烦恼自由发展,我们必须具备不畏一切艰难险阻的勇气,并且带着这个勇气与各种痛苦进行顽强拚搏。在以往这样的拚搏历程中,被烦恼制造的痛苦所征服的人多不胜数,所以,想与痛苦拚搏还要有长期坚持的信心,不能指望哪一天能够战胜痛苦。
  
  在藏医学的理论中,认为烦恼为生病之因。藏医学认为所有的疾病分为风病、胆病和涎液病三大类。其中贪欲会产生风病,嗔恚会产生胆病,愚痴会产生涎液病。根据这个理论就得出了一个结论:烦恼三毒成了发生所有疾病的根源。
  
  风病、胆病和涎液病三个根本疾病的主要所在部位分别是:风病在腰部以下的下体部位,胆病在肝部等身体的中部,涎液病在脑内等上身部位。三者失去平衡协调后,疾病就散于肤外,遍布肉中,流过脉道,渗入骨胳,降至五脏,落入六腑。上述疾病细分共有四百二十四种,合起来则归入热、寒二病之中。风或气分为持命气、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和通行气五种。胆分为消化胆汁、容光胆汁等五种。涎分或涎液分为根基涎、研磨涎、尝味涎、餍足涎等五种。此外还有血、肉、脂肪、骨髓、精液等七种身体元气,以及大便、小便、汗液三垢。以上总共二十五种物质元素如果各自的功能发挥正常,相互之间协调平衡运行,身体就会健康正常,身体外表也充满光彩。反之则功能紊乱、失去平衡而遭受疾病的折磨,甚至丧命死亡。
  
  根据分析我们知道:导致最终丧命的疾病最初还是来源于烦恼。任何一种烦恼炽盛过度之后,必将由此产生结果——疾病。我们生病之后,就像中毒一样难受,因此,我们把贪、嗔、痴三根本烦恼称作三毒。
  
  烦恼既能灭除众生这一生的幸福和快乐,又能导致往生遭遇种种难以忍受的痛苦。我们对此有了清醒的认识之后,要像常言所说的那样,在遭遇烦恼的时候分晓是否修好了佛法。如果我们能够从现在开始把烦恼除灭或转化在正道上,利用各种方便法门让烦恼远离你和我,那么我们可以因此减少很多疾病和痛苦,我们的身体肯定会健康舒适起来。身体舒适能够令心情愉快,心情愉快可以进一步减少疾病,从而达到健康长寿的目的。
  
  一个人贪欲小、易满足就能事事如意。概括起来说,健康长寿和万事如意都可以在消灭烦恼中得到,具有这种美好人生之后,可以使人人都自行具备高尚的品德,具有高尚品德的人,不会也不可能伤害他人。我们都知道,避免彼此伤害是众生都感到欢喜的事情,而令众生欢喜的事业恰好是最无上的利生善业,也是至高无上的离恶积德,「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就可以在己心不受烦恼控制、在消灭无始轮回以来形影不离的烦恼敌人之中就能实现。佛祖亲口告诉我们「自净其意,是诸佛教」,心不受烦恼影响而寂静自在就是「自净其意」,也是使身心充满快乐的灵丹妙药。

  
  无论佛祖曾经宣说与否,只要有一个使身心之中能够产生暂时和恒久快乐的道法,我们就要毫不犹豫地依止这个道法,学习和修持这个道法。要知道身心快乐是我们长期梦寐以求的目标,所有的动物昼夜不分地忙碌不停,为的就是追求身心快乐。
  
  当自己得到身心快乐之后,不能就此停止,我们还要想到家人和亲友也同样需要身心快乐,再进一步想到众生都厌恶痛苦,向往快乐。要对不知如何创造快乐之因、在无知愚昧中忙碌不停的众生产生慈悲怜悯之心,由此我们会希望所有众生都能步入快乐胜道,这种想法恰好与佛陀的教法不谋而合,其中我们还找到了佛陀展示的无上微妙正道。根据以上各方面的分析,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所有追求快乐的有情,想要真正成就快乐,就必须走佛陀的妙法正道,没有比佛法更方便的快捷方式,这是明明白白的真谛。
  
  从前,佛祖释迦牟尼在世的时候,印度有一个地方的国王不施行善法德政,国王草菅人命,他乘骑的大象踩死了许多无辜百姓,使这个国家的臣民苦不堪言,在悲愤欲绝中有五百名高贵种姓的女子出家当了尼姑。她们出家之后,经过多方寻找,遇上了大德比丘尼青莲相。她们向青莲相顶礼膜拜后诉说道:「我们在家的时候整天忙于家务劳作,如今虽已出家,可还是无法摆脱贪欲烦恼的纠缠,因此,请求上师慈悲摄受,给我们开示让凡心远离贪欲的法门。」
  
  青莲相开示说:「贪欲如猛火,可以烧毁身心,身心被火烧就会发生相互伤害的恶事,其结果是长期堕入恶趣世界,永无解脱之日。」
  
  青莲相接着说:「在家如在牢狱,我从前是高贵种姓家的千金,嫁到同等种姓夫家之后,不久生下了第一个儿子。当我身怀第二胎时,我和丈夫带着儿子回娘家,中途因身孕不适,只好在一棵大树下过夜,半夜我生下了第二个儿子。到了第二天,我发现睡在我旁边的丈夫已经被毒蛇咬伤致死,这意想不到的飞来横祸,使我极度痛苦,昏倒在地。待从昏迷中苏醒之后,我只好背着大儿子,怀抱小儿子踏上了回娘家的路。」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是孤身一人,没有找到同路的伙伴。回家的路要经过一条大河,我先抱着小儿子过了河,到了河对岸放下小儿子后,我又回来接大儿子。当我到达河中间时,悲剧发生了,大儿子看见我就跑过来跳入河中,河水像恶魔一样顿时淹死了我的大儿子,无可奈何之下,我不得不返回到河对岸。到了河对岸,发现小儿子已经被野狼吃掉,看着地上留下的血迹,我再一次痛苦地昏倒在地。从长久昏迷中苏醒之后,我孤独地踏上了回娘家的路。」
  
  「当我来到离娘家不远的地方时,遇上了一位远亲。这位远亲告诉我家里发生了不幸的遭遇。原来我的娘家发生了火灾,一场大火不仅烧掉了房屋和全部财产,还烧死了全家所有的人。听到这个噩耗,我又因痛苦难忍而昏倒在地。待我再次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这位远亲扶我到他家里,给了我很好的照顾。在远亲家留住一段时间之后,我便嫁给一位同等种姓的男人。不久,我再一次有了身孕,就在我生孩子的那一天,我的第二个丈夫到一户人家去参加酒宴,丈夫酒醉归来时,我正在床上生孩子,丈夫见没人给他开门就撞开了门,他一进屋里,就怒气冲天地来到床边,对我拳打脚踢,无论我怎样解释,他还是对我大打出手。最后,丈夫疯狂地杀死了刚生下来的儿子,并把儿子的尸体煎在油锅里逼我吃下去。悲愤交加的我绝望地离开了那位凶残的丈夫。」
  
  「当我离开第二个丈夫,准备漂泊异地他乡时,在一棵大树旁边遇上了一位年轻男子,他刚失去爱妻,正在亡妻的坟前痛苦地哭泣。我与他同病相怜,互相诉说各自的痛苦之后,我甘愿做了这位年轻男人的妻子。可是好景不长,不幸的事情又发生了,我和那位年轻男子结婚不久,他就染上重病而死。按照当地的习俗,我要作为陪葬品与他一起埋在墓穴里,就在我被活埋的当天晚上,盗墓人从地下把我挖了出来,并逼迫我做了盗墓头领的妻子。此后不久,我那盗墓头领丈夫被国王抓获,并且处以死刑,我再一次变成了陪葬品。我被埋在地下三天后,墓穴被野狼挖空,我又一次得以死里逃生。」
  
  「这一切发生之后,我的心悲痛不已,彻底看破了轮回红尘。当时,我只想皈依佛陀,以求身心得到解脱。我向佛陀所在地走去的时候,佛陀看出了我开化的时机已经成熟,亲自来到很远的地方迎接我。见到佛本是莫大的荣幸,可是我因赤身裸体而感到羞愧难当。我用双手盖住乳房,跪坐在地上,然后仰望佛陀。佛陀请阿难给我衣服,穿好衣服之后,我向佛陀顶礼膜拜,并请求佛陀恩准我出家。佛陀慈悲摄受了我,并把我交给众生母,让众生母领我出家,给我开示佛法。经过勤学苦修,我很快便证得了阿罗汉胜果,还能通达所有三时诸法。」
  
  听到这里,众比丘尼请求青莲相说明发生上述事情的原由,于是青莲相接着说道:「在我前世的时侯,一个富有人家的男主人娶了一妻一妾,我便是那正房妻子。后来,小妾生下一个男婴,正房妻子因为嫉妒,用针扎死了那个男婴。事发之后,小妾为讨回公道要正房妻子承认杀害了男婴。正房妻子不仅没有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还发誓说,如果是她杀死了男婴,那么她的往生往世里,丈夫要被毒蛇咬死,儿子要淹死在河里或被狼吃掉,自己反复被活埋,吃亲生孩子的肉,家里遭遇火灾,父母家人都被烧死。正是以上恶行和誓言,令我今世遭受报应,从而经受了种种痛苦和折磨。」
  
  青莲相继续说道:「我有幸受到佛陀的摄受,得证阿罗汉果位。原因在于以前某一世的有一天,一位缘觉佛到一户人家门前化缘,那户人家的女主人对佛产生了真诚的信仰,并献上了丰盛的斋饭。那位缘觉佛给女主人显示了各种神通法力,让女主人发弘愿将来自己要成就像缘觉佛那样的法力功德,这样我在今世就获得了阿罗汉解脱果位。」
  
  听了青莲相的开示,五百名尼姑当下就灭除了贪欲烦恼的痛苦,经过修持善法,都证得了阿罗汉的果位。
  
  佛陀善于方便说法,具足慈悲和智慧,针对众生八万四千个烦恼,宣说了八万四千个对治法门。所有烦恼的根都在三毒之中,因此,八万四千个法门也可以归入到三藏或四藏之中,贪欲烦恼的对治法有二万一千部律藏;嗔恚烦恼的对治法有二万一千部经藏;愚痴烦恼的对治法有二万一千部论藏;三毒共有的对治法有二万一千部密宗法藏。所有三藏法门宣说的内容都离不开戒学、定学、慧学三学,戒、定、慧三学可以包容一切显密道法。微妙佛法还可以归入到教、证二法之中,其中教法为三藏法门,证法为三学内容。
  
  我们学习佛法,首先要闻学佛语经典和传承大师们的论述著作,其次要对所闻学的法义进行认真地思考和分析,然后要把思维分析得出的结论真义用于实践修习。这一切就像爬楼梯,要从低处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往高处爬。我们先要接受别解脱戒,这个别解脱律仪可以分为男居士和女居士、正学女、沙弥和沙弥尼、比丘和比丘尼、近住共八种。这八种戒律如果被殊胜愿心所摄纳,那就成了大乘别解脱律仪。
  
  用厌离轮回之心来接受别解脱戒之后,我们要闻思和修持声闻法门,然后以圆满仪轨接受菩萨戒。菩萨戒有两种,即从弥勒佛传至无著菩萨的广行派和文殊菩萨传至龙树菩萨的深观派,我们在受戒的时候,可以接受其中的任何一派。受完菩萨戒,我们就要闻学中观法门,印证人无我和法无我。最后要接受无上殊胜密法的灌顶,闻学果位密宗胜法,并在努力修行中获得无上断证功德。
  
  显密佛法的修学次第是先学显宗,再学密宗。对于显密佛法和大小乘佛法,我们不能把它们看成是几种互不相干、根本相反的不同法门。就像一种疾病根据患者的年龄大小不同,而采用不同的治疗药物和治疗手段一样,众多佛法也是根据众生不同的根基和悟性宣说出来的。但是,我们必须肯定,所有的佛法都能成为一个人开悟成佛的正道,其中从来就未曾有过相互矛盾的内容。如果我们不懂得这个道理,那么我们只能以盲人摸象的方式学法修法,其结果一定与迷失方向的外乡客一样,永远也到不了目的地。在没有任何得道征兆和功德表现时,我们很容易丢失正道,偏离心法。
  
  对于修学大乘佛法的人而言,主要任务就是修证二业任运成就的圆满佛果。修成圆满佛果的主因是微妙菩提胜心,诸佛的遍知智慧也是从慈悲心和菩提心中产生的,方便道法的作用只能是令其圆满成熟。产生菩提心的根本原因,在于认清轮回本性为痛苦,相信轮回众生曾经是自己的父母,知道众生父母与今世的父母一样恩重如山。如果我们只求自己一个人解脱,不为众生着想,那是自私自利的行为,因此,我们要有报恩于众生父母的心愿,要有使众生幸福快乐的慈心和让众生永离痛苦的悲心。如果我们自己没有产生真正的菩提心,那么,无论我们修学什么样的殊胜道法,都不可能得到任何正道真功德,这与纸老虎、假油灯一样徒有其表,没有什么实际作用。
  
  修学佛法的人,首先要有厌离心、菩提心和清净正见。在此基础上积累二资粮,勤修三学,常具四无量心,坚持行十善、六波罗蜜多法,最后,可以把解脱无上佛果在即身即世修炼成就,并可以向污秽轮回苦海说一声再见。这便是无与伦比的永恒快乐之寂静。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