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音尊者生死书》

观音尊者 著

第八章、死亡的澄明

第八章 死亡的澄明

作者:观音尊者 发布时间:2014-06-06 来源:转载
 
知身无常如瓦罐,
诸法无实如阳焰,
执有毒器成媚花,
尔将越过死之景。

 
                           ~佛陀
 

    第 十 二 节

    得相复入一切空,偏计戏论皆息灭;
    离翳秋空相现时,母子明会祈加持。


    依照无上瑜珈密续,没有比澄明心更微细的心,它是轮回及涅槃一切现象的基础。此一澄明心从无始轮回以来就存在。因为它并非暂时的,所以被称为基础心。而黑色的得相、红橘色的增相、白色的现相等,都是新近造成的,在所缘的力量下必然会停止,因此被称为暂的及偶发。此全空的基础澄明心,就是最深奥的心。
    其他的心都被认为粗糙,虽然之中还有许多不同程度粗糙和微细的层面。白色现相、红色增相、黑色得相虽然较一般意识更微细,但和澄明心相较还是粗糙。与基础本有的澄明心相比,它们就象凡夫意识一般,只是暂时性的。
    从这个观点来看,二取分别迷城中(见第四章),是指从“行”(业)所制造的那些现象,而行(业)是从较为粗大的意识层面的粗糙概念所生起。当我们能够恒常地安住在澄明心,我们必须遣除对全知智的障碍,也就是误以为主客观现象其自性为有的不净障碍。当我们能安住于澄明心,概念化的意识止息。在此之前,我们都在意识的粗糙层面及暂时性概念化的控制下,然后累积业力。
    在临终的最后一个阶段,当一切意识融入到全空中,也就是澄明心或本有的基础心中,世间万有的物象以及同异等概念,都被驯服入此极微细的心中,众生及周遭的一切现象都自动消退。如果我们能将死亡的澄明转入全然具格的修行意识,心认出自己本来的面目,即自己的本性,基础心的本性。
    对非修行者而言,粗糙的现象也会消融。然而,世俗现象的消融,并非经由禅定而达到的实相觉受。在此临终的四个阶段中,做为意识所乘骑的气愈来愈微细。在最后一个阶段,心(不论是否为修行者)变成好象没有差别一般,一种无垢染的开放生起。
    但做为一个修行者,我们希望能超越此凡夫的空,这只是缺乏世俗显现而已。当澄明生起时,要去领悟澄明心本身的殊胜空性。这个领悟不会透过澄明现起时的努力而发生,必须靠着生前所累积的熟悉力,以及在白、红、黑相正生起时强大的空性正念而来。这也证明持续修行的重要性。
    我自己修行的奠基石,是思索无常、痛苦、空性与无我的基本法教。除此以外,在我日修的八法中,还包括对临终各个阶段所做的禅定。我想像地大元素融入水大元素,水大元素融入火大元素等,虽然我不能称自己有任何深刻的体验,但当仪轨进行到要想像一切现象都消融时,我的呼吸会轻微停顿。我确信,如果修行者以更闲暇、更完整的方式观想这些消融,一定会有更完整的展现。由于我每日的本尊瑜珈修行全部涉及死亡的观想,我让自己习惯这个过程,因此在死亡时也应该会熟悉这些过程。但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成功。
    有一些我的道友,包括藏传佛法中前译教派大圆满的修行者,都有过与真实状态相似的深刻消融体验。有些西藏人在医学上被宣称死亡,而身体却能在一定时间内保持新鲜不腐坏。去年有一位萨迦寺的喇嘛,超过二十天身体都保持新鲜不腐坏。他在DLSL“过世”,然后一直保持在禅定中,后来遗体被运到德拉敦地区的瓦胥普,在那儿遗体依然保持新鲜。这真是了不起。我知道大约有十五位西藏人,他们的身体同样保持不腐坏,有的人是几天,有些人则更长,最常的是三星期。我自己的资深教师林仁波切,保持不腐坏达十三天之久。
    此一转入修行体验的最佳状态,被称为母子澄明相会合。在临终时透过业的力量,母澄明会自己现起。而子澄明则是透过实际修行所产生,也就是瑜珈行者在之前的禅定所达到的境界。母澄明及子澄明的相会,并非两个个体相会,而是将因着业力现起的死亡母澄明,转入灵修意识的子澄明。这是母子澄明相会合。
另外一种诠释,就是子澄明为空性,而母子澄明相会,表示不让母澄明落入死亡的凡夫心中,而用它做为自性空的对象,也就是子澄明。将母澄明当做死亡时的凡夫心,更是普遍的诠释,但核心的意义是相同的。

做为微细心基础的微细明点

    如上所述,意识与日俱增深层面的展现,与身体中地、水、火、风四大元素紧密关联,特别是第四大元素,因为气风是做为意识的基础。同时在临终过程中,在心脏那儿有一粒微细的物质明点,其中包含了凡夫状态最微细的意识。
    在时轮金刚密续中,这是佛陀所开示的另一个无上瑜珈密续,第十世纪时在印度广为人知。其中提到有趣的是,在身上重要部位有八个微细的物质明点。这些都是要被净化的不净部位,以及可以被运用的潜力部位。就象在密集金刚密续(前已提及,也是此书中主要解释的系统)中,这八个明点是象芥子一般大的微细物质,而且由基本的白红要素组成,它们也是微细意识的支持物。由善恶行为所形成的习性,被注入这些微细的意识内。身、语、意的行为在意识中置入隐然的倾向,而意识则住于这些物质明点中,直到某些条件导致它们呈现愉悦、痛苦,以及轮回中诸多情境。
    有两组各为四个明点;每一对共同作用以产生不同的意识。第一组是在(1)前额(或头顶),(2)喉间,(3)心,以及(4)脐处;第二组是在(1)脐处,(2)密处(脊椎的底部),(3)性器官的中央,(4)性器官的顶端。前额和脐处的明点制造醒觉的状态,喉间及脊椎底部的明点制造睡梦的状态;心和性器官中央的明点制造熟睡状态;脐处及性器官的顶端制造性乐的状态。在脐处的明点含藏两种不同的习性,做为上半部明点的第四位,它制造了觉醒状态,而做为下半部明点的第一位,它制造了性乐的状态。
    每一个明点都含有纯净及不净的力量。当我们醒时,上半身的气聚集在前额,而下半身的气聚集在脐处;纯净的力量制造纯然的物象显现,而不净的力量则制造不净的物象显现。在睡梦中,上半身的气聚集在喉间,下半身的气聚集在密处,纯净的力量制造纯然的声音,而不净的力量制造混乱的声音。在熟睡中,上半身的气聚集在心中,而下半身的气聚集在性器官中央,纯净的力量制造无概念的清明,而不净的力量制造迷惑。在强大性欲生起时,上半身的气聚集在脐处,下半身的气聚集在性器官的顶端,纯净的力量制造乐,而不净的力量制造射精或性分泌(对男女皆然)。
    在时轮金刚的传统中,修行就是要净化此四组明点。将前额和脐处在醒时制造不净物象的明点净化,物象就转成色空的显现,超越纯然物质的形色。这些色空的显现可以被用在觉醒之道。喉间及脊椎底部的明点,具有制造误谬语言的能力,经由净化,有可能可以揭露出“无敌的声音”,以此用于修行之道。心间及性器官中央的明点,具有制造迷惑的能力,然而经由净化,可以运用无概念的智慧在修行道上。脐处的明点和性器官顶端的明点具有射出的力量,经由净化,乐可以转为不变之大乐,无漏(注:明点精液的不外泄)同时可用在修行道上。将这些正面的能力发展得愈来愈高,最后转入殊胜如金刚般的佛陀身、语、意及乐。
    在时轮金刚的体系中,所有将众生束缚于痛苦及受限状态,以致众生无法实际利他的障蔽,都包含在这四个明点内。业障注入的基础并非明点的物质面,反而是住于此两组四个明点上非常微细的气与心,是充满了善恶的业力。物质明点是这些微细心及气的支持,就象粗大的肉身支持我们的心一样。
    两年前,有一位西藏的瑜珈行者,他是宁玛巴大圆满传承的修行者,他成就了“虹光身”,也就是将粗糙的肉身全然消融不见的境界。他的名字是阿秋克,来自纳荣,他不定期地在拉萨附近一所格鲁寺的色拉学院研读哲学,但主要的上师是宁玛巴的敦珠仁波切。虽然他修习藏传佛教中前译及后译两者的密续,但主要修行就是持颂嗡嘛呢呗咪---吽与相关的禅定。
    直到大约三年前,他常说希望有生之年有机会见到DL喇嘛。有一天,他让随从为达赖喇嘛的长寿做会供,他突然告诉他们自己将辞世。他披上红色僧伽袍,然后要弟子将他关在房内一个星期。弟子照着他的话做,一星期后打开房门,发现他已完全消失,只剩下袍子。他的一个弟子也是修行者,来到DLSL告诉我这个故事,同时将他僧袍的一块布给了我。
    由于他通常处于闭关中,丝毫不造作,非常单纯,和某些喇嘛不同,他证明了自己是好的修行者,最终也显现了结果。我们可以看到因果之间的关联。有一些声称能显现奇迹的人,却不具足正确的因。
    在凡夫生命中,经由微细心及气所制造的不净环境和众生,可以在无上瑜珈密续中经由修行来净化,将此一切不净的力量转为佛纯净及利他的身语意。我们的目标是让基础本有的澄明心显现,这也是意识最微细的层面,同时要安住于此心的层面,而不退入粗糙的层面。但这个净化的境界并不只是精神上的;它涉及到身,一个由气所形成的身,这是澄明心所乘骑的气。而所有的显现其究竟目标,就是帮助他人从痛苦及限制中得到相同的解脱。
    净化过程的核心,就是领悟到心灿然和觉知的自性,了解到象贪、嗔、不和、忌妒和交战等烦恼情绪,不会在心的本性中安住,它们只是外在的枝节。当心认知自己的本性,而当此认知伴随强大的专注力,慢慢就可能减低烦恼,最终能降服烦恼状态,这些烦恼状态令痛苦一再重复。这是心物亲密关系的西藏观点,以及它们在利他净化过程中如何作用。

【劝言摘要】
    1.在临终过程中的最后一个阶段,就是基础澄明心的现起。此心从无始以来即持续存在,同时也会永续下去。
    2.最终成佛时,我们能够安住于本有澄明心,而不会进入意识粗糙层面的逆转过程。在这一刻,不再累积业力。
    3.甚至对平凡的非修行者来说,死亡时粗糙现象也会消失,但对修行甚高的瑜珈行者而言,经由对空性禅定的熟悉力,会希望运用此心来了悟性的真谛。
    4.在死亡最后一个阶段所展现的凡夫澄明心,被称为母澄明心,而经由修行之道所生起的澄明心,则称为子澄明心。
    5.当死亡的母澄明因业力现起,然后转入一个觉知空性的修行意识,也就是子澄明心,此一转化,就称为母子澄明相会合。

第 十 三 节

    又四空时随电行,梵火烧化怀兔形;
    俱生空乐和合智,愿能专注祈加持。


    经由专注的训练方式,瑜珈士生起被称为拙火的内热;拙火在太阳神经的位置生起,然后在中脉内向上移动。此内热将顶轮(大乐轮)中的白明点融化。这个精华的白明点被隐喻为月亮,也被称为证悟心。当白明点融化时,它在中脉内下降;当它逐渐到达喉轮、心轮、脐轮及密轮时,就经历了四种喜乐,也就是喜、胜喜、极喜、俱生喜。
    这四种喜,是大乐的殊胜智慧。此喜悦的智慧以空性为了悟的对象,因此乐与空是相融。在无上瑜珈密续中,经由大乐的禅定智慧,当临终时母澄明因着业而现起,就有可能将它转入修行的道意识(即子澄明)。班禅喇嘛这一节诗文中的愿望,是希望具足这个能力,而这也是死亡状态中最后的愿望。
    每日修行无上瑜珈密续的行者,会想像着死亡的八种征兆,也就是海市蜃楼、烟、萤火虫、油灯的火焰、鲜明的白色现相、鲜明的红色增相,鲜明的黑色得相,以及澄明,同时伴随着空性的静虑。这是以三种正念来完成:先确认目前的显现征兆,然后确认之前显现过的征兆,接着再确认下一个将要显现的征兆。比方说:“萤火虫正在显现。烟的显现刚过。火焰即将现起。”除了那些高级的瑜珈行者外,在禅定中八种征兆实际上不会现起;为了熟悉这些征兆,我们在想像时保持三种正念。在具格的修行中,当到达实修的阶段,我们保持在空性的禅定中,所有的征兆会自动现起。

本尊瑜珈

    在密续修行中,为了增进修行,我们会运用想像力,本尊瑜珈必须(1)想像自己的心是纯净的智慧心,以慈悲来发心(虽然受到烦恼情绪的凡夫困扰),(2)以悲智身取代自己凡夫身的现象(由肉、血、骨所组成),(3)在理想的环境中,依着纯净的身心,建立纯净的自我感,完全以助人为务。如此来观想自己具足一切觉醒者的身体、事业、功德及环境。想像力是整个的关键。在这样的理想条件中做禅定,我们首先省思空性,尽可能建立自性为空的觉性。从这个觉性中,本尊(注:自己誓言修行的殊胜尊)现起。心领悟到空性,显现出本尊及其净土、功德及慈悲的行为。就是如此,本尊瑜珈是智慧及慈悲动机的相融合一;单一意识中了悟空性,同时显现出慈悲的本尊身形。
    在无上瑜珈密续中,本尊瑜珈法每天必须修行六次,行者开始时一样要省思空性,然后不论他们的空性证量为何,他们将此证量与死亡时八种逐步开展的征兆相连接。最后,他们用了悟空性的澄明心(或是一个模仿如此心境的意识)做基础,由此而显现出理想而慈悲的本尊身形。

性的双融及修行之道

    具有坚定慈悲及智慧的修行者,可以在修行之道上运用性交,以性交做为强大意识专注的方法,然后显现出本有的澄明心。目的是要实证及延长心的更深刻层面,然后用此力量加强对空性的了悟。仅只性交,无关心灵修行,但当一个人在动机及智慧的修行上已达相当的地步,就算是两性相合或一般所称的性交,都不会减损其净行。
    在修行之道上,性交如何有助益?因为心的粗糙层面其潜力非常有限,而较深及微细层面则力量多,有证量的修行者需要接触心较微细这些层面。要如此做,必须让粗糙的意识先减弱及暂时停止,而要成就这一点,必须让内在能量的流动有一个巨大的转变。在打喷嚏及哈欠时,心深刻层面的简版(注:短暂的觉醒状态)会出现,但却无法被延长。同时,在熟睡时需要运用先前深刻层面的显现经验。由于这个缘故,所以会运用“性”。在高潮时,透过特殊的专注技巧,有能力的行者可以延长甚深、微细而具力的状态,利用此来了悟空性。然而,如果是在凡夫的精神内涵中进行性交,是没有任何利益的。
    已过世的塞功仁波切,他的父亲是一位伟大的学者和有成就的行者。他来自甘登寺,这是在拉萨西南远方的寺庙,而他的主要上师春阿旺诺布,则在拉萨西方的吉蚌寺。因此塞功仁波切的父亲通常会住在拉萨,然后每天一早长途跋涉到吉蚌寺,在那儿提水给他的上师,为他打扫,偶而接受开示,然后回到拉萨。
    有一晚,塞功的父亲遇见一位女孩,然后破了戒律。他非常后悔,第二天早上含着泪去到吉蚌寺。当他去到上师的房间,上师已准备好忏悔的仪式,春阿旺诺布上师说:“你破了戒,但这是对的。现在你应娶配偶共修密续”。这样的状况本身就不寻常,而更为殊胜的就是这位配偶过世时,头骨中现出金刚瑜珈母的的咒语。
    在同一段时间中,另一位喇嘛塔本仁波切,也与配偶共修。在某个吉祥的日子,当摄政和其他一些资深喇嘛,象吉江仁波切(后来成为我的小老师)等正在他那儿接受法教,仪式中使用两支象笛子般的法器。两位演奏者用左右手盖住洞口来吹奏,但他们两人在彼此相望中却吹出完全不同的音调。所有人都停下来无法念颂,并嘲笑这种怪音。当他们望向塔本仁波切时,他浑然不知发生的事,但也不是睡着。稍后,摄政发现在那一刻,塔本仁波切正从净土中接受开示。
    在这段时间,第十三世DL喇嘛着手调查喇嘛们的实修情况,他开除了好些喇嘛,但特别保留了塞功仁波切和塔本仁波切,这表示他正式地确认了他们的殊胜能力,以及特别允许他们与配偶共修密续。因此,他们必然拥有某些更深层的经验,但我没看到任何关于这方面的正式记载。

【劝言摘要】

    1.最高级的修行者,可以将死亡时因着业现起的母澄明,转化入修行的道意识。
    2.在较低的层次中,那些每日修持无上瑜珈密续中本尊瑜珈的修行者,以三重正念来想像死亡时八种征兆的显现,确认正在现起的征兆、前面的征兆,以及将现起的征兆。伴随着空性的省思,修习这八个顺序。每一个都有三部分,除了第一个和最后只有两部分;
    ◆.海市蜃楼正在现起,烟将要现起。
    ◆.烟正在现起,海市蜃楼刚出现过,萤火虫将要现起。
    ◆.萤火虫正在现起,烟刚过。火焰将会现起。
    ◆.火焰正现起。萤火虫刚过。鲜明的白色现相将会现起。
    ◆.鲜明的白色现相正在现起。火焰刚过。鲜明的红橘增相将会出起。
    ◆.鲜明的红橘增相正在现起。鲜明的白色现相刚过。鲜明的漆黑将会现起。
    ◆.鲜明的漆黑正在现起。鲜明的橘红增相刚过。澄明心将会现起。
    ◆.澄明心正在现起。鲜明的漆黑刚过。
    3.在无上瑜珈密续本尊瑜珈的特定修行中,修行者将自己对空性的证量与死亡逐步开展的八个征兆相结合。然后运用澄明心来领悟空性(或是模仿如此心境的意识),以此为基础,然后现起为理想、慈悲的本尊身。
    4.非常高阶的修行者,具有坚定的慈悲及智慧,可以运用性交做为强力专心及展现本有澄明心的方法。以此最深刻的心,他们在一种戏剧化强力的方式中了解到自性为空。
 
更多